科学松鼠会 - 澳纽网Ausnz.net聚合阅读


吓得我西红柿都掉了!西红柿、黄瓜居然位列“五大有毒蔬菜”?

本文作者:史 军

早上起来看朋友转来一则视频,刚看了十秒钟,把我吓得手里的西红柿都扔了。

这段视频来自北京电视台生活频道,讲的是“五大有毒蔬菜”,不是蕨菜、折耳根、紫背天葵这些含有对身体有害的成分,具有争议的菜,而是番茄、白菜、菜花、黄瓜、空心菜这五种十分常见的蔬菜。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哎呀妈呀,我能活到这么大真不容易,这些菜天天见啊。”难道我大难不死,是有什么特异功能?

再看,视频中美女的叙述槽点满满,实验检测也是不清不楚,感觉就是一帮人在表演过家家。因为槽点甚多,我决定按照蔬菜的种类,来分章节讨论,力求理清真相,如果有不完善的地方,欢迎朋友们提出改进意见。

番茄

节目中嘉宾的观点:

温室里的番茄必须打药才能结果;

空心的番茄是用了植物激素的,带尖尖的是用了植物激素;

外表红,里面绿的番茄是用了乙烯利的,总之吃了都有毒。

真相

番茄是自花授粉,如果家里只有一棵番茄也是可以结果子的。稍稍抖动花朵,让花粉落到柱头上即可。

造成番茄空心的因素很多,比如水分和肥料的供应太足,造成外层果皮生长太快。 另外桃形果等畸形果都与此相关。带尖也不是激素的表现,有些番茄新品种,专门要长那个小揪揪。

番茄红的部位跟基因有很大关系。为了延长番茄的货架期,科学家在努力避免乙烯来骚扰番茄。用乙烯利催熟番茄,那就等着去卖番茄酱吧。

大白菜

节目中嘉宾的观点:

白菜容易有虫子,要打两种药,一种打在根部,一种打在叶子上;

白菜会吸收这些农药,导致菜心的农药浓度比外层高。

真相

针对白菜的农药确实有可能灌根,也可能喷在叶片上。这算是唯一一句真话。但是,如果没有虫子,喷个毛线啊?种菜不一定都会赶上病虫害的。

白菜一定要吸收农药,这是把白菜当成吸尘器了吗?别以为白菜的根系什么物质都能吸进去啊,像农药这么大个头的分子,并且通常还是脂溶性的,白菜的嘴巴吞不下啊。不同lgKOW(评判农药脂溶性和水溶性的指标)的农药,吸收部位和降解方式也不相同。具有中等lgKOW(约1~4)的农药易被植物根部吸收,但是只能在植物木质部流动,而不能在韧皮部流动;lgKOW大于4的农药会被植物根部大量吸收,但不能大量转移至幼芽上,只能依赖根表面的降解。玉米、小麦、大麦、水稻、豇豆、绿豆、烟草等许多农作物对莠去津、禾草敌等有机农药具有良好的吸收效果,大白菜并不擅长此道。

在视频中,那个实验也是匪夷所思,完全没给出农残的绝对数量,只给了个百分比,这是搞毛线啊。这是相对于什么的百分比啊,是什么农药种类的百分比啊,完全没有解释。

忽然想到一个段子,“你工资多少?”“一万不到。”“多少?”“不到一万。”“多少?”“一千五!”

老老实实说话哦!

菜花

节目中嘉宾的观点:

菜花生长过程中要用到很多农药,特别不容易清洗干净;

菜花套上的网状泡沫塑料,容易将农药封闭在里面。

真相

菜花有可能使用农药,但是生长期比较长,给农药降解留了充分的时间。

一个泡沫网,怎么会有“防毒面具”的严密效果?这个理论,就不想展开解释了。另外,农药就那么容易挥发吗?如果那么容易挥发,那还打农药干什么呢?

黄瓜

节目中嘉宾的观点:
不用激素黄瓜就不会长大。顶花带刺不能选。

真相

非常规的顶花带刺,确实跟植物激素的违规使用有关。即便是这样,也不会对人造成什么伤害。因为植物激素并不是用的越多越合适,用多了,反而会影响植物的生长,甚至会变成“除草剂”,阻碍植物的生长。

这个谣言还要破解多少遍?!

空心菜

节目中嘉宾的观点:

空心菜根部容易有农药积累;

空心菜上部不断打农药。

真相

如果真的是根部积累农药,我们不是吃根的啊,管我什么事儿。另外,前面说到,这农药是万能的吗?想积累就积累,在白菜里积累完,又跑到这里积累了。通常来说,农药的积累量,是根系>茎叶>花果。所以,被根系吸收的农药也大多积累在根部,能送上茎叶和花果的非常有限。

到今天,所有的农药朝着高效低毒的方向发展,已经可以兼顾安全和有效,只要严格遵照使用说明,风险是不大的。

追求“纯有机”的种植方法,也不是没有危险的,大量使用动物排泄物作为肥料,可能因此感染寄生虫和其他疾病。

Source: 科学松鼠会 | 26 Jun 2017 | 11:14 am(NZT)

大新闻:我们发现了一只琥珀里的远古鸟!

本文作者:邢立达

本文首发于果壳网,地址:http://www.guokr.com/article/442200/

琥珀封住一只小昆虫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但你见过琥珀里藏着一只鸟吗?

现在,有史以来第一件琥珀中的雏鸟标本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这只远古毛鸡蛋,哦不,是古鸟类琥珀,长这样:

没错,发现它的人,又是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副教授邢立达和他的古生物学家伙伴们。“我们在2015年便发现了数个更完整的古鸟类琥珀,尽管骨骼的三维重建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结果令人非常震撼。”邢立达说。今天,他们将对这块古鸟类琥珀的研究结果发表在了国际知名地学刊物《冈瓦纳研究》[1]上。

缅甸琥珀中最完整的古鸟类化石

这件标本来自著名的琥珀产区之一——缅甸北部克钦邦胡康河谷。此地的琥珀距今约9900万年前,属于白垩纪中期的诺曼森阶。琥珀中保存的是一只出生仅仅几周的反鸟类雏鸟。“这只小鸟体型娇小,从吻部到尾巴末端的长度约6厘米。”邢立达介绍道,“当时它生活在缅甸北部潮湿的热带环境中,不幸被柏类或南洋杉类针叶树所流下的树脂包裹,在漫长的地质年代中形成琥珀,并一直保存至今。”

数千万年过去,这只小鸟的时运不济却成就古生物学家们的好运气。一般而言,琥珀的优势在于能为古生物提供无与伦比的保存状态。但同时,琥珀也有一个缺陷:它所能容纳的包裹物大小受到严格限制,因此琥珀中完整的大个体脊椎动物极为罕见。

好在,这次邢立达团队发现的古鸟类琥珀珀体很大。“它约9厘米长,容纳了接近完整的一只古鸟类的头部、颈椎、翅膀、脚部和尾部,以及大量相关的软组织和皮肤结构。”论文的作者之一,美国洛杉矶自然史博物馆恐龙研究院院长路易斯·恰普(Luis M. Chiappe)教授说,“这些保存下来的软组织除了各种形态的羽毛之外,还包括了裸露的耳朵、眼睑,以及跗骨上极具细节的鳞片,这为古鸟类研究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前所未见的古鸟类细节

琥珀中的古鸟标本保存极为完好,尤其是约2厘米长的金黄色鸟足特别醒目。“上面的鳞片,丝状羽栩栩如生,有很锋利的爪子,当时当地人都以为是蜥蜴爪,但我意识到这个标本尤其特殊,更像鸟类的足部,”标本的拥有方,腾冲虎魄阁博物馆馆长陈光先生回忆道,“我们后来选择了与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邢立达团队合作研究,邢立达副教授目前也是腾冲市琥珀研究中心副主任,为腾冲琥珀产业出谋划策。邢立达确认了我的猜测,这确实是鸟足!而我的爱人则给这件标本起了一个昵称,叫‘比龙’,这是缅甸一种琥珀色小鸟(小云雀)的当地读音。”

中国科学院动物所副研究员白明博士和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黎刚博士对记者表示,获取标本之后,研究团队开始只是注意到了一对非常精美的鸟足,之后采用显微CT等无损设备来成像和分析标本之后,才发现了琥珀内部还隐藏着头骨、脊椎等重要信息,通过对CT数据的重建、分割和融合,最终无损得到了所有骨骼的高清3D形态。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外籍研究员邹晶梅(Jingmai O’Connor)表示,比龙标本的头骨有明显的牙齿,其椎体等其它骨骼形态一致表明,它属于典型的反鸟类。反鸟类是白垩纪出现的一类相对原始的鸟类,其肩带骨骼的关节组合与现生鸟类的相反,因此得名。反鸟类和今鸟类是鸟类演化的两个主要的谱系,并在早白垩世出现了较大的生态分化和辐射,它们有着较强的飞行能力,拇趾与其他三趾对握,适宜树栖,但最终在晚白垩世末期与恐龙一道完全绝灭。

古鸟类的羽毛形态也是本次研究的重点之一。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皇家博物馆瑞安·麦凯勒(Ryan C. McKellar)说:“比龙标本保留着迄今最为完整的古鸟幼鸟羽毛和皮肤,这在白垩纪的标本中尚属首次,这些细节包括羽序、羽毛的结构和色素特征等。”

比龙标本的羽毛形态学细节非常精致,幼鸟被树脂包裹时,正处于稚羽发育的最初阶段,这些稚羽同样可以与其他标本的羽毛印痕或缅甸琥珀中的孤立羽毛相对比。不过,不同于任何现生新孵出的雏鸟,比龙标本的羽毛同时具备了不同寻常的早熟性和晚熟性相混合的特征,同时存在着功能性飞羽和零散的体羽。此外,比龙标本的腿部、足部和尾部的羽毛形态亦不寻常,暗示着与现生鸟类的相比,反鸟类的雏绒羽可能更接近于现生鸟类的廓羽。不过,这些区域也保存着丝状羽,似乎类似于更原始的兽脚类的原始羽毛。“所有这些细节都是此前我们一无所知的。”

这只鸟死前一刻在做什么?

“与此前发现的恐龙琥珀不同,基于比龙标本的羽毛和骨骼状态,我们确认这只反鸟类雏鸟正处在生命最初几周中。”台北市立大学的曾国维教授表示。

它可能是在做什么的时候死的呢?“比龙标本没有明显挣扎的迹象,其整体姿态呈现一种酷似捕猎的姿态,身体扬起,爪子和嘴巴张开,翅膀后掠,非常的生动。”曾国维表示,“它的死因确实令人浮想联翩,是不是恰好在捕猎的时候被从天而降的树脂粘住呢?”

无论如何,这滴树脂立了大功。琥珀的特异性使其保存了人类历史上最丰富的雏鸟骨学与软组织细节,为我们了解反鸟类和今鸟类在发育上的显著差异提供了新的证据。

(编辑:Calo)

参考文献:

Lida Xing, Jingmai K. O'Connor, Ryan C. McKellar, Luis M. Chiappe, Kuowei Tseng, Gang Li, Ming Bai , A mid-Cretaceous enantiornithine (Aves) hatchling preserved in Burmese amber with unusual plumage, (2017), doi: 10.1016/j.gr.2017.06.001

Source: 科学松鼠会 | 24 Jun 2017 | 11:20 am(NZT)


做近视手术是什么体验

本文作者:瘦驼

去年冬天,我带家人去热带海岛度假晒太阳。在湛蓝的海天之间,骑着水上摩托,吹着海风,家里领导揽着我的腰。一切都像梦一样。直到一艘快艇驶过,掀起了一条浪,摩托翻了。之后的细节都是领导给描述的,作为一枚游泳健将,她看到我旅行前特地配的近视太阳镜缓缓地下沉,金色的镜框闪闪发光。等到她解开救生衣,眼镜已经落到几十米深的海底了。之后就是我搂着领导的腰,任凭苦涩的海水模糊了双眼。不对,没有海水也是模糊的。

我做出了个决定。去做近视眼矫正手术。

雕刻角膜,让世界变清晰

近视的根本原因是,眼睛的前后轴变长,而角膜和晶状体这套“镜头”的屈光度并没有随之变化,所以看见的东西成像到了视网膜前面,导致世界变模糊。绝大多数近视发生于儿童和青少年时期,青春期之后,眼轴就不会再变长了。目前也没有办法让变长的眼轴再次缩短。所以只能改变眼睛折射光线的方向。

眼睛里能改变光线折射角度的部分,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晶状体,一个是角膜。眼科大夫可以下手的也就是这两部分。在晶状体前面植入人工镜片,或者干脆换一个人工晶状体的手术,开展时间并不长,现在更多的手术,是在角膜上做文章。


角膜是黑眼珠前面这层透明的膜,它的直径大约有一厘米,厚度有半毫米。
图片来源:Wikipedia

早在100多年前,就有眼科大夫尝试通过在角膜上切出放射状的口子,来让角膜变平,以矫正近视。这种手术在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普及。原理有点像切芒果,需要大夫用特制的钻石刀切角膜,切而不穿。听起来很吓人,手术的失败率也不低,经常出现角膜穿孔。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尝试这种手术了。

真正让手术变得“靠谱”的,是激光技术的进步。1970年,苏联科学家发明了准分子激光,IBM的科研人员在1982年把准分子激光技术用在了雕刻半导体元件上。一年之后,IBM的人主动找到哥伦比亚大学的眼科学家,提出了用准分子激光雕刻角膜的设想。1987年,准分子激光角膜表面切削术(Photo-Refractive Keratectomy,简称PRK)进入临床试验,几年后获得美国FDA的批准。这种切削手术是用激光气化掉角膜的表层,相当于在角膜上“烧”了一个镜片出来。

后来,人们发现角膜的表层还是很重要的,最好是保留着。于是发明了专用的削皮刀削开表层,再用准分子激光在角膜基质里“烧”个镜片,然后把表层盖回去,让它愈合。这就是当今最常见的手术方式——准分子激光原位角膜磨镶术(Laser-Assisted in Situ Keratomileusis),英文缩写叫LASIK。

我做的就是LASIK,但切开角膜的却是另外一种激光——飞秒激光。飞秒是个时间单位,相当于一千万亿分之一秒。飞秒激光的脉冲长度就是飞秒级的,因为作用时间短,所以瞬时功率非常惊人,甚至比全世界所有发电厂的总功率还要高。因此可以非常精确而快速地进行切割操作。它比机械的角膜板层刀精确得多,可以切得更薄。

现在还有一种技术,用飞秒激光的精确聚焦技术不切开表层,直接在角膜基质里“烧”一个透镜出来,然后再用手术刀切开一个小口拿出透镜来,称为全飞秒手术方法。

又是切又是烧的,听起来是不是非常可怕?下面我就跟大家分享一下手术的经验。

做近视手术是什么体验?

首先要找一个有资质的医疗机构,先做一系列检查,比如散瞳测量视力,检查眼底和角膜厚度等等,让医生判断你是否适合手术,以及适合哪种手术方式。如果打算做手术,就要停止佩戴隐形眼镜最少三个月,这样才好在检查时确定角膜的状况。

手术前四天,我开始按医嘱滴消炎的眼药水,防止眼部感染。忘了滴的话手术必须推迟。

手术当天一早,到医院排队,所有的激光近视手术都是门诊手术,不需要住院,护士会一次叫五六个人进手术室,摘眼镜脱外套,穿上鞋套帽子和隔离服,大家排排坐,像嗷嗷待哺的小鸟一样等护士滴麻醉药。滴完麻醉药之后眼睛里就能“揉进沙子”了。接下去是冲洗眼睛,面部消毒。

叫到号进手术室,躺在手术床上,大夫拿出了我期待已久的小道具——扩睑器,看过《发条橙》的都知道那是什么。有了扩睑器,你就不用担心忍不住眨眼睛什么的了,这个操作并没有什么不适感。唯一遗憾的是没有人给我拍照留念。

这时候眼前亮起一盏小绿灯,你只需要盯着它发呆,并不需要刻意看清楚。马上你会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了眼睛上,因为麻醉的效果,所以我也并不是很确定压的“就是”自己的眼睛。机器温柔地说:“suction on”,意思是它吸住了你的眼球。如果你不是那么紧张,可能会感觉到角膜的变化,飞秒激光开始切割了。大约十秒钟后切完,绿灯一下变得模糊了,这是正常现象。机器升起来,冲洗眼睛,闭眼,换另一只。总共几分钟就搞定了。下手术台,自己走出手术室,这时候除了像隔着毛玻璃,视觉感受跟手术前没什么区别。

等大约20分钟,再进第二间手术室,依旧是扩睑,盯着红灯,只听机器开始啪啪啪,一股轻微的烧头发气味飘进鼻孔,红灯越来越清晰,大约半分钟,啪啪啪的声音停止了,大夫用小刷子在你的眼睛上轻轻一扫,翻开的角膜表皮盖了回去,眼中的世界仿佛一下变大了。然后换另一只眼。全部完成,到外面等候室,病友们第一次看清楚彼此的长相,激动地开始寒暄。护士拿出术后注意事项,嗯,虽然还有点别扭,但是可以看清楚了。医生再逐个检查一下,放行走人。护士给粘上咸蛋超人一样的眼罩,就可以走了,眼罩是为了防止你手贱揉眼睛的。

接下来的三四个小时,当麻醉的效果渐渐退去之后,不适感会加强。如果疼痛的级别从1到10,术后我右眼的感觉大概是0.5,左眼大概是3。有点烦,睁不开眼,索性睡一觉,一觉醒来,习惯性地摸眼镜,才发现已经不需要了。

近视手术的风险

很多人担心手术是不是有什么风险,确实,这是个有创伤的手术,风险是确实存在的。大家可能看过一些负面报道,这些报道中的手术基本上都是早期的方案,比如角膜切开术。有了计算机和激光技术的辅助,现在的手术已经相当安全。但这个前提是,你要去靠谱的医疗机构,和我同时术前检查的病友中,就有几位被医生否决了手术的想法。

手术之后,你要对将会出现的一些情况有心理准备。起初,比如我,光线暗的时候看明亮物体,比如晚上的街灯,会自带“光晕”效果,这种情况会在一个月到半年内得到改善。干眼也是常见的术后症状,手术后要滴一段时间人工泪液。如果手术前干眼就很严重,全飞秒手术可能更适合你。

很多朋友顾虑,手术后要很长时间不能看电脑手机,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医生只是嘱咐多闭眼休息,看手机电脑电视一次时间不要太长,勤眨眼。我觉得不做近视手术也应该这样做。还有剧烈运动的问题,确实,手术后眼部受到打击后角膜更容易受伤,反正我也不去铁笼子里玩自由搏击。你看,我马上要去学飞行执照了,激光手术不但不会影响我学习私人执照,甚至美军的飞行员已经允许用手术改善视力了。

对了,还有一个手术后的创伤,那就是,无法接受镜子里不戴眼镜的自己。毕竟在过去的那么长时间里,眼镜是比内裤更重要的存在。

截至目前,除了我妈还不能接受我摘了眼镜,仍然无法回到13岁的模样之外,身边的亲人和我自己,基本上都忘了我戴眼镜的样子了。

近视手术Q&A

多少钱?

术前检查和手术的费用因为手术方案不一,而有一定的区别,双眼矫正从一万元左右到两万或者更多都有。需要注意的是,在我国,近视眼矫正手术不在医保报销目录里,需要自费。

手术完是不是几个月不能玩手机看电脑?

如果真是这样,估计全球近视激光矫正手术的病例数会下降百分之八十。玩手机看电脑对眼睛最大的影响,是因为你太入迷而导致眨眼次数显著减少。不信你可以观察一下身边的小伙伴。这样的后果就是眼球表面的泪膜蒸发,眼干眼涩。手术后的一段时间里,眼本来就容易干,所以,只要勤闭眼休息,手机和电脑并不需要束之高阁。

手术之后是不是不能剧烈运动?

那要看多“剧烈”。如果手术采取了皮瓣切开的方法,眼球在遭受打击的时候,这个皮瓣有被翻起甚至脱落的风险。

手术会造成角膜的厚度变薄,如果眼压过高,薄弱的部分可能会凸出,造成圆锥角膜。这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如果眼压过高或者有青光眼家族史,基本上就失去了做这个手术的机会。另外,由于眼球内部并没有多少游离气体,所以不管是坐飞机、上高山还是潜水,眼球都不会像个气球一样胀爆或被挤爆。当然,如果你到了极高海拔或者干脆到了外太空,又遭遇了失压事故,全身的体液开始沸腾(AI:这种时候就顾不上眼睛了吧……),那另说。

话说回来,近视眼即便不做手术,剧烈运动时也是有风险的,比如眼镜片破裂、隐形眼镜脱落等等。

手术后会不会反弹?

一般来说,成年之后,我们的眼轴将不会再变长,近视将不会再发展。因此矫正后的视力不会发生反弹。但如果术前检查不到位或者手术方案不够严谨,有可能出现矫正后屈光度不稳定的情况。另外,长时间用眼之后造成的视力模糊往往是调节晶状体的睫状肌疲劳所致,休息之后就能恢复,也就是所谓的“假性近视”。

做完手术之后,我戴眼镜导致变形的眼睛会不会恢复正常?

首先得把框架眼镜背的这口大锅掀了。近视之后眼球凸出是因为眼轴变长的缘故,而眼轴变长是近视的根本原因,戴不戴眼镜都已经变长了。眼轴越长,近视越严重,看起来眼球凸出的就更多,这会导致眼球的曲度增加,增加视网膜脱落的可能性。这也是高度近视最糟糕的并发症之一。近视矫正手术不过是把镜片“刻”在了角膜上,并不会改变眼轴长度,所以既不会让你变得更好看,也不会降低视网膜脱落的可能性。

在哪做的?

目前国内能做这些手术的医疗机构非常多,既有传统的公立医院也有新兴的私立医疗机构。大家除了需要注意它们的医疗资质之外,还要警惕那些拍着胸脯大包大揽,声称交了钱就可以做的医疗机构。毕竟角膜手术是不可逆的,术前检查和手术方案的确定需要认真且谨慎。

Source: 科学松鼠会 | 22 Jun 2017 | 11:08 am(NZT)

Sheldon漫画 | 你真的懂男人吗?

本文作者:Sheldon

你真的懂男人吗?封面

01标题头

二维码

科学顾问简介

你真的懂男人吗? (0)

春风拂面,柳树发芽,
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节。

你真的懂男人吗? (1)

人类交配的这点儿事啊,
一个巴掌拍不响,
那至少得是两体相互作用。

不过话得分两头说,
咱们今天先从其中一头说起。

你真的懂男人吗? (2)

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比方说,男人每七秒钟就会想到一次性。
实际上真有那么频繁吗?

俄亥俄州立大学招募了
120位年轻的男生,
每人配一个计数器,
让他们记下每天想到性的次数。

你真的懂男人吗? (3)

结果发现,
有的男生一天只想到1次,
有的男生一天想到388次。

就算按照388次来算,
刨去睡觉时间,
那也是平均158秒一次。

当然,这个研究也有局限性,
因为它没统计每次想多长时间。

你真的懂男人吗? (4)

那么,男人是不是跟小动物一样,
最喜欢在春天发春呢?

维拉诺瓦大学的心理学家利用谷歌,
调查了5年之中
人们搜索各种不雅敏感词的频率。
(注:并没有区分搜索者的性别)

你真的懂男人吗? (5)

经过分析,春季才不是所谓的发春期。
搜索不雅敏感词的高峰期,
居然是冬季和初夏!
潮起潮落,
每半年形成一个循环。

你真的懂男人吗? (6)

帅的和挫的哪个在性方面更自信?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
的一项研究指出,
有些男人虽然魅力值不高,
但自作多情的能力很厉害,
他们更容易认为女孩喜欢自己。

你真的懂男人吗? (7)

相反,那些真正受女孩欢迎的男人,
却不会犯这种毛病。

虽然自作多情有失败的风险,
但失败是成功之母,
不去尝试一下怎么行?

经过多次失败之后,
也许他们某天上垒得分,
并将这种倾向传给后代。

你真的懂男人吗? (8)

要知道,跟其他灵长类动物相比,
人类的丁丁又粗又长,
不过,就像大学宿舍夜谈时说的一样,
男人丁丁真的越大越好吗?

你真的懂男人吗? (9)

渥太华大学的生物学家研究了这个问题。

女性在评估男性吸引力时,
的确会在意丁丁的尺寸。
但是丁丁并不是越大越好,
如果尺寸过于夸张,
吸引力反而会下降。

你真的懂男人吗? (10)

当然,丁丁的尺寸只是其中一种因素,
身高和肩臀比的数据也很重要。

你真的懂男人吗? (11)

上垒之前说的差不多了,
该说说垒上的事情了。

除了丁丁尺寸之外,
另一个问题也常常困扰男同胞们。
那就是:只要坚持得久就够了吗?

你真的懂男人吗? (12)

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分校,
调查了300多个恋爱中的人:
(其中90%为异性恋)
在性爱和恋情的满意度上,
虽然努力坚持很重要,
但事后长时间的温存更重要。

你真的懂男人吗? (13)

并且,事后温存不仅对女人重要,
对男人也非常重要。
要想提高你的“幸福指数”,
不妨事后来一个汤勺抱。

你真的懂男人吗? (14)

激情之后,男人消耗了体力,
还会分泌催产素,
似乎有理由倒头就睡?

你真的懂男人吗? (15)

这可能是一种偏见。
密歇根大学和阿尔伯莱特学院
联手做了一个心理学调查。

结果在400多张问卷中发现,
欢娱过后,先睡着的不一定都是男性,
也有可能是女性哦。

尽管如此,根据沈宏非对
1970年出版的《“赤脚医生”手册》的解读,
我们还是想对男同胞建议一句:
“(事后)不要只顾自己呼呼大睡,
而应该关心女同志。”

你真的懂男人吗? (16)

最后再说说花心这件事吧,
大家普遍以为,花心是
男的占便宜,女的吃亏。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用果蝇
做了一个“滥交”的科学实验。
然后用分子遗传学的方法,
测定果蝇后代的基因。

你真的懂男人吗? (17)

结果发现,从统计学上讲,
“滥交”并没有让雄性获得额外的好处,
从传下去的基因比例来看,
雌雄两性的收益是基本差不多的。

你真的懂男人吗? (18)

那么,如何才能让男人永远保持忠诚呢?
《自然》杂志上曾经有一个实验,
研究者对一种放荡的田鼠进行基因改造之后,
它们开始“改邪归正”,
变得比以前专一了。

你真的懂男人吗? (19)

然而,这种实验就算真的能在人身上做,
管不管用还真的不一定呀。

你真的懂男人吗? (20)

本期内容到此结束。

你真的懂男人吗? (21)

 

 

 

 

 

 

 

 

 

 

 

 

 

 

你真的懂男人吗? (22)

你真的懂男人吗? (23)

本文已发表于网易云课堂。

Source: 科学松鼠会 | 20 Jun 2017 | 12:06 am(NZT)

吸烟引发肺癌?凭什么这么说?

本文作者:Sheldon

01联合标题头

标题

二维码

肯定有无数人告诉过你,
「吸烟引发肺癌。」
可是凭啥这么说啊!
如果拿不出过硬的证据,
这跟网络谣言有啥区别呀?

图1

图1-2

20世纪以前,
在医生心目中,
肺癌是一种很罕见的疾病。

直到1900年时,
肺癌的公开医学记录,
一共才有140份。

可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
得肺癌的人突然变多了,
这个现象引起了医生的注意。

图2

图3

图3-2

1939年,德国医生F.穆勒
发表了一个对照研究。

他找来86个肺癌患者,
又找来几十个没有肺癌的人。
结果发现,
肺癌组的吸烟率更高。

图4

图5

图5-2

从1948年开始,
英国科学家多尔和希尔
开展了一场规模可观的
「回顾性配对调查」,
肺癌组和对照组各有709人。

图6

他们不但询问
调查对象吸不吸烟,
还要搞清楚对方的烟瘾有多重。

图7

结果发现,
肺癌病人的烟瘾更重

图8

图8-2

图9

图9-2

回顾性研究是一种马后炮,
并不能打消质疑。
为了一锤定音,
从1951年开始,
多尔和希尔开展了一场
规模更大,时间更长的
「前瞻性配对调查」。

图10

这一次,多尔和希尔
调查的是英国的医生们。

因为那个时候没有电子档案,
只有医生的资料比较容易获取。

图11

这个调查覆盖了4万名医生,
到1956年时,
已经有1714位医生因病去世。

数据分析发现,
吸烟组得肺癌的多
在这1714位去世的医生中,
吸烟组因肺癌而死的人也多

图12

所以,在排除了各种干扰因素之后,
多尔和希尔证明,
吸烟是引发肺癌的重要原因
(P<0.01)

虽然这个调查很成功,
但研究并没有因此停止,
而是一直持续到2001年。

图13

图13-2

在医学研究中我们常常怀疑,
一种疾病可能跟很多因素有关。

图14

要想从流行病学的角度
证明A是得病的原因,
你就必须先证明两点。

[一]
得病的人大都接触过因素A。

图15-1

[二]
接触过因素A的人更容易得病。

图15-2

而且,你必须确定,
实验设计没有漏洞,
数据分析排除了干扰。

多尔和希尔两位科学家
就是这样花了 50年
证明了一件事:

吸烟引发肺癌!

图16

图16-2

图17

BMJ的一篇文章显示,
烟草商每卖出1只香烟,
可以赚到1美分。

他们每赚到3-4万美元,
香烟就会通过肺癌
夺去一个人的生命。

图18

图19

图20结尾

01封面

本文已发表于《丁香园》

Source: 科学松鼠会 | 18 Jun 2017 | 11:41 am(NZT)

丹麦海域生蚝泛滥,到了吃货大显身手的时候吗?

本文作者:Ent

其实科学家到现在还不能确定,丹麦的生蚝最初是哪儿来的。

这里说的是作为入侵物种而“泛滥成灾”的太平洋牡蛎(Crassostrea gigas),不是丹麦自己的欧洲牡蛎。过去的十多年间,这种生蚝在丹麦、挪威和瑞典迎来了大范围爆炸,成批占领贻贝的生存空间,甚至开始入侵本土生蚝持有的潮下带。悲观者担心,按照这个趋势扩散,北海周边的沿海生态系统将被改写。

19927138 - oysters with lemon

网上常说“吃货消灭入侵物种”,其实,很多入侵物种被引入的最初原因,就是“吃”。图片来源:123RF

但作为原产日本附近的生蚝,它是怎么抵达丹麦的呢?可能的来源之一是不太远的荷兰。1964年,荷兰的生蚝养殖者引入了这个物种,用来满足吃货。这是它在北海周边的第一个明确记录。

荷兰人并不是在犯傻。这已经是1964年,六年前查尔斯·埃尔顿关于入侵物种的开山研究已经出版了,四十年前生蚝入侵美国沿海的场景他们也没忘。他们的引入有充足的理由:在原产地,这种生蚝只在水温20度以上的时候才会繁殖,北海温度根本到不了这个程度。无法在野外自然繁殖,怎么可能失控呢?

看过《侏罗纪公园》的人都知道,这样的flag不能立。但是,这还是1964年。

因此没有人预料到,1975-1976年北海遭遇了一次“反常”的温暖,生蚝突然开始繁殖了。仅仅两个夏天,数百万生蚝就牢牢占据了东斯海尔德河口。

1.2 爆发牡蛎

丹麦小镇Ribe的海岸上堆满了蚝壳。图片来源:munchies.vice

更没人意识到,气候变化的大背景下,北海水温的上升是持续的。之前以为是偶然的繁殖事件,很快就变得家常便饭。到90年代,荷兰全部海岸线都已被生蚝占领,还在继续向东扩散。德国和丹麦也有自己的生蚝引种尝试,生蚝们大概是在海岸线上渐渐汇合了,终于造成今天的局面。

一些研究者寄希望于靠吃来控制生蚝数量。然而很多海岸地区人烟稀少,甚至不通公路,收获生蚝的人力和基建成本太高,商业不划算。而且,因为密度太大,这些生蚝的平均质量并不好,游客带着筐挑拣是一回事儿,大规模开发是另一回事儿。这还没有算上北海的富营养化污染问题呢。

话说回来,当年的养殖尝试也没几个获得成功。吃货的一厢情愿,并不能战胜商业逻辑。

很难预测生蚝入侵会带来怎样的长期后果。没见过的人可能难以想象,但生蚝是一种造礁生物。厚实的壳体在沿岸层层累积,会彻底改变海岸的面貌,甚至影响海水的流动、降低海底的氧气浓度。在有些海岸,这样的改造是有益处的;但另一些海岸里生蚝的入侵就会对原本的生物产生强烈冲击。

Bed of exposed Common / Blue mussel (Mytilus edulis) on rocks at low tide, Cornwall, England, UK

附着在英国海岸礁石上的紫贻贝(Mytilus edulis)(考虑到密恐,放了一张比较小的图)。图片来源:naturepl,拍摄者:Simon Colmer

在瓦登海南侧,人们已经看到了许多令人担心的迹象。这里的潮间带主要贝类原本是紫贻贝,它是当地鸟类至关重要的食物。但面临生蚝的入侵,紫贻贝正在节节败退。

而太平洋生蚝拉丁名的字面意思就是“巨大厚壳牡蛎”,欧洲鸟类似乎大多还没有学会如何撬开这些厚重而锋利的壳。十多年前研究者就已经观察到,随着生蚝的扩张,一种以紫贻贝为食的本土鸟类——蛎鹬(Haematopus ostralegus),正变得越来越少。一旦生蚝的外壳堆积成礁,甚至人类也难以踏足,有些原本可以旅游的海滩已经因此而被迫废弃。

1.4 蛎鹬

蛎鹬的宣传画。拍摄者:Mark Greco

蛎鹬不会知道,为什么它可以吃的紫贻贝越来越少,海岸渐渐都被一些厚壳的大家伙占据;生蚝也不会知道,它的繁衍和扩张正在毁掉一片海域的生态,令最初带它们来到这里的人类感到无所适从。它们都只是在各自的境遇里努力寻找一条出路而已。

如果北海沿岸最终被生蚝占领,会发生什么?新的贝礁生态是什么面貌?鸟类要去哪里觅食?沿海渔业和旅游业会变成什么样?会不会传播新的疾病?现在是不是已经太晚了?

没人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吃货的锅最后还是要自然界去背。

 

参考资料:

The invasive Pacific oyster, Crassostrea gigas, in Scandinavia coastal waters: A risk assessment on the impact in different habitats and climate conditions. Per Dolmer et al., 2014.

 

 

 

Source: 科学松鼠会 | 16 Jun 2017 | 6:40 am(NZT)











© 澳纽网 Ausnz.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