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窗》 - 澳纽网Ausnz.net阅读


现在是撤掉“大酒杯”的时候了

  从2016年开始,“抑制资产泡沫”成为了高层会议中多次被提及的关键词。资产泡沫的危害,已经不用赘述,它是实体经济的“天敌”,所有关心经济的中国人都有这个常识。

Source: 最新文章 | 21 Aug 2017 | 4:00 am(NZT)

建高水平应用型大学,为广州航运育人

广州作为两千年来唯一长盛不衰的港口有其独特的优势与潜力,只要能抓住历史机遇,引进与培养并举,加强相关专业学历教育和研究,或许能实现“弯道超车”。

Source: 最新文章 | 21 Aug 2017 | 4:00 am(NZT)

从《战狼2》谈“非洲风险”的虚虚实实

《战狼2》至少点明了一个客观背景:非洲是二战后政治动荡最严重的区域,政变、革命、内战对那里的中资企业构成了经营风险。至于非洲城市里到底安不安全,这要分情况看。

Source: 最新文章 | 21 Aug 2017 | 4:00 am(NZT)

中国化妆品进入科技时代

7月23-29日,第19届国际植物学大会在深圳会展中心举办。7月25日,大会颁布了全球首个植物学专业奖项-吴征镒植物学奖。该奖项旨在奖励在植物学基础研究、植物资源合理开发利用、植物多样性保育及生态系统持续发展等方面取得突出成就和重要创新成果的植物学科技工作者。

Source: 最新文章 | 16 Aug 2017 | 4:00 am(NZT)

国外安全吗?

入夏以来,章莹颖、危秋洁等4名福建女性,在美国或日本遇害或离奇失踪;特朗普前不久宣布严打拉丁裔黑帮,启动全美大搜捕程序;中国留德女生李洋洁遭残杀一案,男犯近日被判终身监禁;8月7日法国亚裔团体集会,纪念一年前被劫匪打死的旅法华人张朝林……相关新闻频出,引起国人对国外治安问题的空前关注。

Source: 最新文章 | 16 Aug 2017 | 4:00 am(NZT)

《南风窗》2017年第17期目录

目录   窗下人语 现在是撤掉“大酒杯”的时候了   纵论 印度的中央集权为何失败? 美国崛起时如何挑选战争对象 寒门再难出贵子,然后呢?   资讯 评刊 国是 媒体 声音 记者在路上   时局 印度的傲慢是从哪里来的?   公共政策 中国金融市场为何要引进外资? 避险解困理事会制度调查   广州观察 破解垃圾围城的“广州经验”   封面报道-国外安全吗? 全球治安风险地图:现状与成因  在西雅图看美国治安“夜”与“雾”  我在东京体验日本的“村社会”  英国and欧洲,“我们”一起摇摆  从《战狼2》谈“非洲风险”的虚虚实实   调查与记录 屠呦呦背后的青蒿种植业调查 养老服务业:春天还没走   经济 二线城市电竞创业风潮涌动   经济·学人 中国楼市应强化中央“管制” 中国化妆品进入科技时代   中国与世界 遥控不了国会,特朗普整肃白宫 安倍新内阁上路与迷茫的民进党 美国亚裔挑战哈佛招生歧视,祸福难料   人物 “逃离者”万玛才旦 钟方达:习酒的品质伦理学 建高水平应用型大学,为广州航运育人   全球思想家 关于空气质量,中国能给美国什么启发? 动物世界的政治学启示   思想 这些群体是怎么“制造”出来的 女权主义反对女权主义   文化 英雄“变脸”: 他们为什么仍然可爱 当读书成为一种生活态度 “广大版”歌剧引领的城市文化   专栏 进大学后该怎样和同学相处 继承传统:照着讲还是接着讲? 至乐无为诚为乐 人工智能会出现一位“笛卡尔”吗?   南书房 张灏:重探幽暗意识  

Source: 最新文章 | 16 Aug 2017 | 4:00 am(NZT)

破解垃圾围城的“广州经验”

垃圾分类不是一件小事,而是一个现代化城市的标志,是一个城市文明程度和文明素质的标志。  

Source: 最新文章 | 15 Aug 2017 | 4:00 am(NZT)

当读书成为一种生活态度

从1993年第一届举办至今,南国书香节以培养阅读风尚、营造书香氛围为主线,成为这场全民阅读革命的领军者之一。

Source: 最新文章 | 15 Aug 2017 | 4:00 am(NZT)

印度的傲慢是从哪里来的?

印度的傲慢,说到底,乃是一种底气不足而又硬要摆出一副一流大国形象的扭曲了的自大和狂妄而已。这种“傲慢”再加上它的“多行不义”,必将使其付出代价,这种代价也许是它很难承受的。  

Source: 最新文章 | 15 Aug 2017 | 4:00 am(NZT)

微信时代的严肃文学

微信时代,严肃文学正陷入更深重的危机。浅薄的媒介,造就浅薄的思维、浅薄的阅读、浅薄的写作,其结果就是浅薄的人、浅薄的社会、浅薄的时代。

Source: 最新文章 | 11 Aug 2017 | 4:00 am(NZT)

一个水库移民家族的兴衰

在世人都在“移”、人人都可以被称为“移民”、人人渴望“移民”国外的时代,因工程建设而搬迁的“移民”的历史正在被忘却;在农村代表保守、稳定和落后的时代,他们正被从“移民”的概念中洗去。  

Source: 最新文章 | 11 Aug 2017 | 4:00 am(NZT)

中国道路的新境界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迎接党的十九大”专题研讨班7月26日至27日在北京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

Source: 最新文章 | 11 Aug 2017 | 4:00 am(NZT)

熄灭“金融炼金术”的有毒之火

 2015年和2016年,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年度GDP的比重连续两年达到8.3%,超越了美国这个世界头号金融强国的7%;与此同时,中国广义货币M2的供应量已经超过160万亿。另一方面,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已经跌破8%,长期增长也已掉头向下;中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低于10%,中国制造业的就业人口已下降到25%左右;中国的净出口则在负值与零之间徘徊。

Source: 最新文章 | 11 Aug 2017 | 4:00 am(NZT)

中西文化比较的关键是“别共殊” —冯友兰《新事论》解析之二

冯友兰先生写于1940年的《新事论》可谓“中国新叙事”的先驱,现在读来仍觉意蕴深远。  

Source: 最新文章 | 11 Aug 2017 | 4:00 am(NZT)

游戏DNA

在游戏DNA的双螺旋里,实际上刻着人类基因中无法剥夺的东西,并填满了社会、历史背景下的“规训与惩罚”。

Source: 最新文章 | 11 Aug 2017 | 4:00 am(NZT)

冯克利:我现在倾向于和平主义

Q&A N-南风窗 F-冯克利    N:处女译作《民主新论》奠定了你翻译作品的主基调,什么原因做了这个翻译?  F:译《民主新论》,一是因为它写得好,二是它与我的一些想法很吻合,但是它表述得比我好得多。  历来言说民主者如过江之鲫,萨托利这部洋洋40余万言的大作有何新意?用萨托利自己的话说,他是要去清理一下民主学说这间老房子,因为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已使它残破不堪了。他一番苦心孤诣,要让民主这个概念恢复其本来的面貌,使民主下的西方人莫再像60年代那样自毁家财。但对于中国人来说,我们至今并无自毁的资格,我们的任务只是去建, 而建就需要蓝图。从这个意义上说,萨托利要还民主以本来面目的努力,对西方人和我们的价值是一样的。  N:你现在也关注法治,翻译的作品中,有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心理学、法学,怎么对待别人会说你“不精、不专”?  F:翻译这些书,也是在给中国学习西方文明补课。过去我们戴着眼罩看世界,眼罩屏蔽了某些东西,我将它们还原回来。如果我们觉得西方值得学习,那就应该储备更多的精华,甚至是未必今后10年、20年用得到的东西。我一直对法治感兴趣,而且中国的公法是很欠缺的,公法是规范国家的,中国在这一点上远远不如西方。但是西方法治的生成过程也非常曲折、复杂,才上升到了现在的状况。  N:有一种说法认为,你在阅读、翻译、传播的过程中,也完成了自己思想体系的变化,由曾经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到自由主义再到保守主义,你认同这样的观点吗?  F:我现在不希望用一些“主义”来形容自己,对保守主义都还有保留。因为主义是一种意识形态,而现代社会之所以成长起来是前意识形态的结果,那时候这个社会还没有意识形态化的时候,现代社会的基本组织、管理、原则就已经成形了。所以我最近这几年比较关心的是“前近代”和“近代早期”,也就是12世纪到17世纪这段时间。我们现在总是在问,社会最好的治理方式是什么?实际上,在前近代或者中世纪后期能找到非常好的著作以及案例,但那不是一个意识形态化的社会。那时候的人们主要靠习惯活着。  如果非要套上什么主义,我现在倾向于和平主义。和平是一个中性词,我想一个社会如果是暴力、强制非常少的状态,它就是一个和平的社会。  但是有一个前提一定不能放弃:就是尽可能少的暴力,尽可能少的强制;人们大部分的交往和社会生活,绝大部分行为都是出于自愿;暴力减少到最低程度,暴力运用唯一的必要就是维护和平。  现在的社会还是暴力太多,强拆、冤假错案,因为不公平而生的社会群体性事件等等,还有网络暴力等等。  N:为什么会认为保守主义在中国被忽略?  F:中国近现代史上,主流思想是进步主义、理性主义,在很多时候还表现为激进主义。在这种大的时代背景和思想潮流下,保守主义就很容易被忽略。当时人们给这个社会的前途、出路开出来的药方中,保守主义就不是一个选项。他们都认为保守主义不是一个理论,他们更多认为保守主义抱残守缺、故步自封,与时代的进步相脱节。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如果说保守主义受到重视也不太正常。  有时开会、吃饭,聊起思想话题,绝大部分的学者,包括社会影响力比较大的学者,他们对保守主义了解得也非常少。他们身上其实表现出了很多保守主义的特质,但是他们不知道。  我最近做保守主义方面的丛书,它的必要性就是丰富我们认识社会、治理社会的思想资源。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补充。说到这里感觉挺不幸的。但我也只是做了一些初步的介绍性工作,我自己也没有很深入的研究。如果未来几年有时间的话,我会更深入、更细致地做一些研究,讨论保守主义对于中国现代发展的重要意义。  N:你认为保守主义何时能被正常关注?  F:预测未来比较麻烦。关于社会应该怎么演化,沿着哪个方向演化,是不是对的,我有点把握,速度的快慢另说;至于是不是这样演化,我毫无把握。  有一点可以肯定,当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过分地变革、庞大的结构性变革不是好事的时候,他们对保守主义就会越来越认同。保守主义肯定不是抗拒变革,相反保守主义非常擅长变革,只是变革的方式、方法、时机怎么选择,全是一些技术性问题。保守主义很难成理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不愿叫它保守主义,更愿意叫它“保守的技艺”。  有人认为保守主义没有什么理论,其实这不是批评保守主义,这恰恰是保守主义的优点。因为保守主义抗拒用理论治理社会。如果有理论了,就不叫保守主义了。保守主义者永远写不出像罗尔斯《正义论》那样的书。

Source: 最新文章 | 11 Aug 2017 | 4:00 am(NZT)

印度东北地区离“新引擎”有多远?

莫迪的某些举措值得赞许,东北地区有望重回正确的发展轨道,但印方狭隘的地区合作观及对中国的戒备与防范,又将极大地限制该地区的腾飞空间。

Source: 最新文章 | 11 Aug 2017 | 4:00 am(NZT)

鸦片战争再书写

 历史是人创作的,历史只会记住胜利者的名字,只为胜利者所书写的历史也只会为胜利者歌功颂德。尤其在绝对权力高度控制社会的情形下,胜利者所写的历史并不一定是真实的历史,因为“谁掌握了过去谁就掌握了将来,谁掌握了现在谁就掌握了过去”,这不是危言耸听。

Source: 最新文章 | 11 Aug 2017 | 4:00 am(NZT)

马克龙经济学能否结束“失去的十年”?

如果“马克龙经济学”—结合了保守主义结构政策和进步主义宏观经济学—成功取代在2007年破产的市场原教旨主义,那么经济停滞的“失去的十年”可能很快就会结束—至少对欧洲是如此。  

Source: 最新文章 | 11 Aug 2017 | 4:00 am(NZT)

中美贸易战暗流涌动

中美全面贸易战可能性比较低,但激烈的贸易冲突或许不可避免。风向的转变,除了朝鲜因素,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的棘手程度,本身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对此,中国必须未雨绸缪,做好准备和预案。

Source: 最新文章 | 11 Aug 2017 | 4:00 am(NZT)











© 澳纽网 Ausnz.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