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纽网文苑:若水:若水閃小說多則

Affordable Live In and or Rental Housing - That Actually Works.

若水閃小說多則

作者:若水 日期:2017/4/13



丈夫:今天我去看妈了,给她留了五百元钱。
“啪”一个枕头砸到了他头上。
妻子:你可真孝顺啊,败家玩意儿,五百块啊,你是不想过了吧?
丈夫:我说的是我丈母娘。
“啪”又挨了一枕头。
妻子:你可是真孝顺啊,五百块钱够买啥?你是不想过了吧?




初冬的清晨,已有些寒意了,天空零星飘着些小雪。胖婶昨晚泼到院子里的泔水已经结了冰。不知为什么胖婶这几天心情不好,昨天给我端来晚饭时我看到她微红的眼睛,这个有着菩萨心肠的老太太一定是哭过了。今天都这么晚了,她还没有给我准备好早饭。我从卧室走出来想用我独特的声音唤起胖婶的注意。突然,四个彪形大汉闯了进来,他们对我穷追猛赶,我左躲右闪,好不容易跑到院子里。当我看到黑脸壮汉手里的长刀时,我意识到这不是追逐游戏,他们是想要我的命啊!我拼命逃窜,我多希望胖婶此时能出现,她一定能救我于水火之中。可她躲在屋里,不敢出声,我猜她也被壮汉们吓坏了。在院子的角落,我差点被他们抓住,黑脸壮汉将我的一条腿死死抓住,其他三个人也一下子扑上来将我按在了地上,幸好我平时注意锻炼,身体素质还不错,我使劲一蹬,将黑脸壮汉踢了个仰面朝天,其他人去扶他,我趁机逃脱了。我刚想喘口气,这四个人又追了上来。我边叫边向胖婶的屋子跑去,她再不出来帮我,我真的顶不住了。突然,我的脚下一滑,重重摔倒在地上。就是胖婶昨天倒出的泔水害了我,四个男人立刻冲上来,将我死死按住。我浑身瑟瑟发抖,我知道我完了。黑脸壮汉手里的长刀闪着寒光,我闭了眼,听天由命吧。大汉将尖刀插入我的脖子鲜红的血立刻涌了出来。这时院子里进来一个人,他高喊着,“杀猪怎么不叫我一声呢?”



打劫
我怀揣着“轻松筹”上大家捐献的十万元善款急匆匆往医院走去。突然窜出一个歹徒,他用匕首抵着我的脖子:“把钱交出来!”我死死护着钱:“我死也不会交出。”歹徒:“这世上还有比你的命更值钱的东西吗?”我说:“有,我儿子的命。”歹徒放下匕首,从兜里掏出五百元钱,这个算我捐的。


理想
老婆上班前吃力地将建平从床上挪到轮椅上,她顺手从书架上抽出几本书放到他能够着的地方,好让他打发这一上午的时间。阳光暖融融地照在他身上,才三十八岁的他,已经没有了“诗和远方”,两条毫无知觉的腿耷拉在轮椅上,余生的每一天都是昨天的重复,生活只剩下了回忆。好在单位对他还不错薄,念他是工伤,给了一笔抚血金,每月的工资照拿。

他随手拿起一本老婆给她准备好的书,翻看起来。哦,这不是书,是自己高中毕业时的同学录。前几页是同学们在临别时写给他的赠言,他读着想起了毛主席的一句诗“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少年时的记忆涌上心头。

在同学录的后几页,同学们写下了各自的理想。班长的理想是成立自己的公司,做一个董事长。建平看到此处笑了,哪来的那么多董事长,班长现在在镇政府当秘书,天天屁颠屁颠侍候着领导。班花婷婷要做明星,结果却嫁给了一个煤老板,前几年离婚了,听说分了不小一笔财产。油嘴滑舌的小伟想当相声大师,结果前几年搞传销事发被关起来了。帅气的李伦扬言要做个靠脸吃饭的人,结果也只能在一家酒店做了保安。看着同学们当年的理想,建平想着真是应了当今那句流行的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突然,他看到自己当年的理想:“我要做个闲人,整天不用上班,却照样拿工资,还得有专人侍候我。”他惊愕了,他是所有同学中唯一一个实现了理想的人,尽管是以一种不一样的方式。



作者简介:姓名:张海丽  笔名:若水   性别:女   76年生人,2000年大学毕业,一直从事英语教学工作。热爱写作,作品散见于《今日头条》,《腾讯新闻》《一点资讯》《作家萃》等媒体。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更多文章


『绝句小说』为爱成全

寓言故事 - 农民与富商

张速平 散文展

于漫江絕句小說

于漫江詩歌大展

浅谈创作与生活

『随笔』漫江小语

城市嚮往 (外一章)

长寿原因

【曾经的阿巴嘎旗人】历史的瞬间

從早餐的情趣談開去

望(小小说)
 

更多>>  


分享此页到:
更多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18 澳纽网 Ausnz.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