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纽网文苑:大 康:大康说大选(三) 天下第一…

Affordable Live In and or Rental Housing - That Actually Works.

大康说大选(三) 天下第一…

作者:大 康 日期:2005/8/7


如果问移民朋友们一个问题,假设这里是同样风景秀丽、空气新鲜的海南岛,那您还来不来?我想绝大多数的回答一定是否定的。看来,这里除了环境因素外,在很多方面要比海南岛好。但好归好,也有美中不足,比如说,要是工作再好找点就好了,要是没有这么多小偷就好了......其中一定还有,要是没有温斯顿.彼德斯就好了。

 

温斯顿.彼德斯和他的党一向不讨华人喜欢。纽西兰第一党,一听这个名字就招华人心里腻味。在大中华文化中,就是你觉得自己怪美、怪不错的,也只能说个什么比较不错党,什么基本挺好党,如果非要排个座次,那大概也会是什么天下第八党,不但显得谦虚,而且数字也吉利。你就自封天下第一?谁同意的?谁认可了?

 

但有一点您不得不同意,不得不认可,这个温斯顿.彼德斯在纽西兰确实是个人物。在政坛上,如果单就个人魅力讲,温斯顿.彼德斯除了个人诚信问题外,在语言表达、谈吐幽默等各方面,均应属第一;在第一党的“饭碗”移民问题上,温斯顿.彼德斯在情报搜集、政策把握等各方面,均技压现移民部长,毫无疑问地是纽西兰第一移民问题专家;而对华人移民而言,温斯顿.彼德斯简直就是第一讨厌之人,别人批评华人,说几句也就罢了,可话一到了他嘴里,他总能优雅的、幽默的数落地你心神不宁,如坐针毡。温斯顿.彼德斯,他就有这个本事。

 

温斯顿.彼德斯在展示他在移民问题方面的专长时,主要的表达方式就是批评。上批评政府,下批评移民。总之,现在的移民政策和移民现状在他眼里,简直就是千疮百孔,一无是处。在中文先驱报举办的大选座谈会上,一位说话带点天津口音的大姐认真地说,其实温斯顿.彼德斯说得也对,因为他所列举的都是事实。

 

那当然,温斯顿.彼德斯以前是律师,他知道规矩,他所说的当然是事实,他不会给被批评的人一点还嘴的机会。但这里面有个问题,那就是你批评的初衷和出发点是什么。

 

谁没有缺点?没有毛病?当然要允许别人批评。可一般人批评你是希望你改正缺点,是为了将来能更好的相处,批评是善意的。而作为温斯顿.彼德斯,他心里根本就不想和你相处,他的批评、他所罗列的精挑细选的事实,不过是拒绝你来或赶你回家的证据。这种恶意在先的批评,立刻就变成了攻击,变成了咒骂。

 

这么一来,温斯顿.彼德斯又成了金庸小说里的天下第一大...人了。可为什么仍有那么多善良的人支持他?因为现在,移民问题实在是个问题。

 

每年有近五万本地人走,每年又有4.5万外边人来。纽西兰的人口就这么静悄悄地置换着。一年不显眼,那十年呢?二十年呢?对来的移民来讲,可能无所谓,无非是这个岛在慢慢地变成海南岛罢了。可有些人不干,他们没有学问也没有技术去跟着那五万人去淘金,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留在这儿,他们即不想去什么海南岛,也不想让这儿变成海南岛。所以,问题就来了。

 

问题就是机会,而这个机会就养活了温斯顿.彼德斯和他的弟兄们。政府每年大量地引进移民,是因为这个国家缺少Labour,可弄来的人他们不仅仅是Labour,他们不是黑奴,他们是人。在大部分移民瘪瘪的背包里,不光有几件简单的衣服,一点可怜的美金,还包括原住地的文化、生活习惯,甚至还有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就造成了差别,而彼此对这些差别的看不惯,就生是非。所以,机敏的温斯顿.彼德斯根本用不着炒做、搬弄,只要他随便蹲在哪个旮旯耐心地找一找,就能发现他想要的“证据”了。

 

可仔细回想,除了嘴上攻击、咒骂外,温斯顿.彼德斯对华人又造成了什么事实性的伤害呢?雅思6.5不是他定的,没完没了的“追溯”不是他鼓捣的,他不犯法,说话连个脏字都没有。但他不道德,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还有人玩种族牌,这就是缺德。

 

这下可好,在温斯顿.彼德斯一大堆的第一中又要加上什么天下第一...人的头衔了。可你又能拿他怎么样?前几天,有一群人“群情激奋”地宣誓,要阻挡温斯顿.彼德斯进入国会。且不说在人人都真正拥有选举和被选举权的纽西兰,这样的行为是否违宪,单讲这种一声更比一声高的“群情激奋”,就能使他进不了国会吗?   

 

事实上,温斯顿.彼德斯和他的第一党现在感觉好极了。他坚信他自己不仅能在选区内成功突围,还能带上几个弟兄大摇大摆地进国会,甚至两个大党都要看着他的脸色,心里一边窝火一边还要为他拍巴掌。因为温斯顿.彼德斯和他的第一党,不仅具有笔者归纳的小党生存的两个要件:既有政治明星,又有热门议题,而且还有5%以上不想让这里变成“海南岛”的民众的支持

 

温斯顿.彼德斯有组织、有资金、懂法律。要想和他对抗,你也得有组织、有资金、懂法律。最具备这些条件的,无疑就是政府。可政府朝令夕改、左右摇摆、软弱的移民政策,不但根本谈不上对温斯顿.彼德斯进行制约甚至制裁,反而把水越搅越混,越弄越脏,反倒为温斯顿.彼德斯这个社会第一大癌细胞提供了养分。

 

有人说,咱们华人可以联合其他少数族裔组成民间团体与之抗衡。但一想到华人内斗外熊的劣根性,可能用不了三秒钟,您自己就会否定这个主意。

 

纽西兰的这种人口置换还将进行下去。历任政府劫富济贫的社会政策,还会继续逼迫渴望富有的人们背井离乡;Labour们还会源源不断地补充进来,因为只有靠继续剥削这些人才能维持现在高福利的幸福生活。时间越来越长,这个岛会越来越像海南岛,或印度的什么岛,或太平洋中其他的什么岛,再或者是英伦的什么岛,所以,支持温斯顿.彼德斯的人会越来越多,甚至包括部分华人,因为我们想来的地方毕竟是纽西兰。

 

温斯顿.彼德斯就是这么个蒸不熟、打不烂、招不得、惹不起的一号人物,就像澳洲那些又傻、又顽固的大个苍蝇,死死叮着你的脸,挥之不去。如果您想继续呆在这儿,就得像在澳洲不得不接受那些苍蝇一样,你只能接受温斯顿.彼德斯,因为他不仅仅是温斯顿.彼德斯,在他身后的,是一种社会意愿。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更多文章


大康说大选(十一) 我的花谢了

大康说大选(十) 合纵连横

大康说大选(九) 九九归一

大康说大选(八) 一颗红心献给党

大康说大选(七) 同等的权利

大康说大选(六) Ladies First

大康说大选(五) 人 造 “雷 池”

大康说大选(四) 这是个问题

大康说大选(二) 夜空中的美丽泡沫

大康说大选(一) 几百米远的胜利

倾国倾城

同归于尽
 

更多>>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18 澳纽网 Ausnz.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