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纽网文苑: 大 康:大康说大选(二) 夜空中的美丽泡沫



大康说大选(二) 夜空中的美丽泡沫

作者: 大 康 日期:2005/8/1

 

 

临近大选,一贯热心政治的华人社区又开始兴奋起来,对大小党派、热门政纲如数家珍。特别是提到行动党,有些人的语气中一片亲近之情,听起来好像行动党简直就是华人自己的党,就是该党党魁那稍显拗口的名字,也成了电台主持人少数几个念得顺溜的英文单词。

 

但如果有人告诉您,您心仪的行动党其实是一个政治理念右倾的政党,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右派,您千万可别瞪眼;如果您由此而联想起一贯排斥少数族裔的欧洲右派、到处挑起战火的美国鹰派、以及极端反华的日本右翼分子,您心里一定开始嘀咕,我怎么和这帮人站到一个立场上了。

 

右派是怎么回事?这可要溯本寻源多说几句。左、右派起源于法国制宪会议。当时法国大革命的口号非常动听,叫"自由、平等、博爱"。但任何激动人心的口号都有一个缺点,就是经不起推敲。每个人的天资、生存环境都是不同的,如果让每个人都"自由"发展,那么他们的财富、地位就不可能平等。如果要让每个人都在经济上"平等",那么必然会限制强者的自由以保障弱者。

 

就像一个山沟里来的穷孩子和一个具有良好教育的世家子弟相比,那个穷孩子当然是哭着喊着要平等,而那个世家子弟肯定是要死要活地争自由。都是人类理想的“自由”和“平等”反倒成了对头,只好用“博爱”这一把稀泥糊起,大伙总算是坐到了一处。

 

由此就产生了传统的政治分野。左派偏重平等,强调建设福利国家,更多的通过国家干预手段帮助弱者;右派强调自由,反对过高福利,比较支持竞争,反对国家干预,强调建立""政府,反对对于强者的过多限制。

 

导致行动党成为右派的,完全要归功于那位行动党的创始人道格拉斯先生。此公一生传奇,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其当年在经济学领域的学问直逼诺贝尔奖。由此可以看出此公一身的右派潜质。道格拉斯先生果真就是“行动”之人,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工党财长身份,迫不及待的“跳”出来,风风火火地搞起了“大幅削减补贴、降低关税、大力推动经济私有化、自由化”的右派改革。

 

在左派阵营里搞右派,结果可想而知。在各方掣肘之下,改革大败,股市崩盘、民怨沸腾、内阁爆发激烈冲突,改革被紧急叫停。一向仇恨“失败主义”的道格拉斯先生面对失败,竟一怒反出山门,自立门户,创建“消费者和纳税人协会”,集合几个单词的第一个字母,就有了今天的行动党。

 

从此可见,行动党头上的右派“帽子”,主要是经济方面的,和那些乱七八糟的右派有所不同。但该党的右派倾向,从先天上就注定了它是个少数党。因为大多数“穷孩子”们更看重的还是福利上的“平等”,谁在乎、谁又弄得懂你们这帮“儒雅”的公子哥们在俱乐部里扯的什么劳什子经济自由化?

 

和当年道格拉斯先生失败的改革一样,十几年过去,有着道格拉斯先生一样孤傲、倔强性格的行动党,在这次的大选中,无论向左、向右,好像都走到了尽头。

 

就像当年的政治明星道格拉斯先生造就了行动党一样,作为一个天生注定的少数党要想生存,同样需要政治明星的维系。可惜,香火相传的明星气质传到现在的掌门人海德先生这一代,算是断了烟火。与同样是小党领袖的温斯顿彼德斯相比,在大选舞台上,海德先生只能算是个“龙套”,即使在自己的选区里,也只是尴尬地排名第三。而反观那位自封“天下第一”的温先生,不但自保有余,而且还能忽悠上一伙兄弟,大摇大摆地进国会。

 

同样与那个“第一党”比较,行动党在某一热门领域缺乏独到创见也是其“撞南墙”的重要原因。大幅度减税,怎么听怎么像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甩手掌柜腔调;在世界类似国家中,在公认气氛祥和的纽西兰要取消假释制度,又俨然是一副“宁可错杀三千,不能放走一个”的极右嘴脸。

 

总是抱怨没有“天赐英才”,那是气数。但事还在人为,其实行动党在国会还是一个称职的反对党。若能发挥自己在经济领域的专长,甘做人民的鹰犬,盯紧那帮官僚手中的一个个预算案,揪出挥霍人民税款的一出出泼天浪费,那行动党在气数不济之时也能找到自己的位置。那么行动党的文宣就应该是,为反对而存在,如果人民需要一双利眼,为他们看紧自己的钱财,请投行动党一票。又可惜,清高与不屑为之的眼高手低,使这可能十分耀眼的一击,就像放任毛利大学浪费案不了了之一样,没了下文。

 

说行动党,不能不说“第七大右派”王小选先生。他自己大概清楚,他不是政治明星,即使在华人圈里也不是。但他真诚,真诚地你直想与他做朋友,真诚地就像一位邻家的小哥。但要想作为朋友们所期盼的捏沙成团、一统华界的政治领袖,艺术家王小选在诸多方面,特别是语言艺术方面,还要提高艺术修养。

 

三周以后,结束了本届议员使命的行动党员们,大概会在国会门前拉手照一张纪念像,按目前民调,他们在几年甚至一生之内都回不来了。行动党又要作为一个民间组织重回江湖,回到那个“消费者和纳税人协会”去了。

 

文扬先生在Guy Fawkes日参加行动党年会时,曾撰文形容行动党就像“夜空中的美丽烟花”。现在,烟花即将散去,只剩下几个火星,像空中飘闪的几个美丽的泡沫。让我们向曾像烟花那样燃烧自己、照亮过整个夜空的行动党致敬,向那个曾在四面皆敌中孤身苦斗的倔老头道格拉斯先生致敬,行动党,一路走好。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更多文章


大康说大选(十一) 我的花谢了

大康说大选(十) 合纵连横

大康说大选(九) 九九归一

大康说大选(八) 一颗红心献给党

大康说大选(七) 同等的权利

大康说大选(六) Ladies First

大康说大选(五) 人 造 “雷 池”

大康说大选(四) 这是个问题

大康说大选(三) 天下第一…

大康说大选(一) 几百米远的胜利

倾国倾城

同归于尽
 

更多>>  


分享此页到:
更多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18 澳纽网 Ausnz.net